时事热点

千年古镇三河再次打响抗洪保卫战

新华社 2016/7/6 责任编辑:三农B2B编缉

 

  新华社记者王正忠、程士华、姜刚

  “眼看着大水快要漫堤了。”79岁的安徽省肥西县三河镇跨河村村民束士虎,即使是在和记者聊天时,他手中正在铲砂石的铁锹也没停下来。

  在束士虎的背后,是浊浪翻滚的杭埠河。连日暴涨的河水一下子增加了四五米深,水面几近与堤坝平齐,坝顶上用于防止漫堤的白色沙袋随处可见。在他的另一侧,是国家5A级景区、有着2500多年历史的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三河镇。

  三河镇因丰乐河、小南河与杭蚌河三水流贯其间而得名,这也使得当地防汛形势极为严峻、险情更为复杂。在25年前的1991年大水,三河镇遭遇灭顶之灾,全镇内外汪洋一片。

  合肥市近日连遭强降雨,多地降雨量超历史极值,巢湖及支流丰乐河、杭埠河、西河等8条主要河湖先后超警戒和保证水位,且仍在持续上涨,面临1991年以来的最为严峻的防汛形势。合肥市巢湖流域4日启动了防汛应急最高等级的I级响应,三河镇则是合肥市防汛工作的重中之重。

  “心里没底,时刻都担心出问题,比如我脚下的老闸口,就是最大的隐患点之一。”正在杭埠河与小南河交汇闸口处查看险情的肥西县委书记汤传信说,闸口1990年建成,防洪标准、建筑质量、隐患问题等都不清楚了,而且主闸开始与附属工程脱离,附近出现了渗漏、管涌等险情,幸亏处置及时才都得到了控制。在关键信息不明的情况下,防汛指挥部门只能在可预知范围内准备多重预案,如果风险扩大,可能还需要在闸口旁紧急修筑隔离坝。

  险情已经频现,三河正在告急!三河镇政府近日已通过广播宣传、上门动员等方式,命令三楼以下的居民必须快速撤离,并由政府提供免费食宿。三河镇共需要转移6800多人,村民李荣英告诉记者,她家的老庄子房屋地势低,屋里进水深达20厘米左右,已经不能住人了。在镇村干部的帮助下,她和邻居们一起搬到了政府提供的临时安置救助点。

  军民勠力同心,共战洪水来袭!5日凌晨,三河镇丰乐河桥一段堤坝出现塌方险情,陆军军官学院100多名官兵火速驰援。此前,这批官兵已经奋战多日,桃花岛、桥庵村等多处管涌险情的处置,都有他们满身泥泞的身影。他们经常从早6点抢修堤坝,一忙就是六七个小时,直到险情排除,才有空吃下村民送来的热饭。由于过度疲劳,他们随便找个坐着的地方就能睡着。

  怀孕5个月仍在堤坝上每天坚持值班12小时的社区干部潘虹说:“暴雨来得急,我们心里更急。”

  眼看着洪水逼近,她所在的三河镇中街社区的全体干部分成两班,24小时不间断轮流到坝上值班,社区还有50多名自发组织的志愿者主动请缨,和基层干部、部队官兵共同守护堤坝。

  据汤传信介绍,三河镇防汛面临着高水位持续运行的滞后性,还有古镇防汛的复杂性和后果的严重性。受巢湖高水位顶托及上游来水叠加影响,三河镇在强降雨之后仍会长时间高水位运行,上游抗住洪峰就熬过了危险期,下游则要打持久战,土质堤坝高水位浸泡时间越长,风险就越大。同时,这里的基础设施是农村防洪的现实条件,却必须要按城市防洪的高要求来进行保障,否则一旦溃堤,将直接威胁三河古镇及周边近10万人生命财产的安全,以及工业园区、学校、医院等。

  担任三河镇防汛前线总指挥的汤传信告诉记者,三河古镇遭遇1991年洪水不幸溃堤被淹没,今年恰好是25周年。“我们全县党政干部总动员,全力以赴打好这场持久战、攻坚战。”汤传信说,在这场只能赢、不能输的千年古镇保卫战中,要把防汛抗洪作为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和中心工作,把保障群众生命安全摆在第一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