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农资讯

脱贫一线新观察:什么样的产业能脱贫

人民网-人民日报 2016/12/18 责任编辑:三农B2B编缉

 

  脱贫一线新观察

  编者按:去年底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吹响了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冲锋号,一年来,全党全国咬定目标苦干实干,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落地生根,脱贫攻坚各项重点任务全面推进,首战之年开局良好,捷报频传。同时,攻坚过程中,一些地方也出现了一些倾向性、苗头性问题。

  近日,本报记者深入连片特困地区脱贫攻坚一线,走贫困村、入贫困户、访帮扶干部……细致观察、深入研究脱贫攻坚中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

  从本期开始,新农村周刊将推出系列报道,关注脱贫产业如何找、脱贫动力哪里来、脱贫账目该咋算等问题,建设性探讨如何推动脱贫攻坚再上新台阶。 

  产业咋选?

  适宜产业难找,贫困户能力弱难带。两年脱贫须上短平快项目

  脱贫攻坚,产业是根本。

  “什么产业能脱贫?”这是万营村第一书记李向阳上任一年最愁的事。

  万营村距潢川县城25公里,位置偏远,农业结构单一。“全村几乎没啥产业,除了种地还是种地。”李向阳说,小麦收成不高,大多数人家一年只种一季水稻,人均一亩四分地,每亩纯收入四五百元,靠传统农业难脱贫。

  黄寺岗镇油坊村,地处干旱片区,半岗半洼,全村贫困人口132户、470人。村支书杨永秀说,过去村里也搞过养殖,但零零散散没成气候。人多地少,种庄稼效益低,村民主要收入靠外出务工。

  记者调查发现,缺产业是不少贫困村的脱贫困惑。

  潢川县南依大别山,北临淮河。到2015年底,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6万户、5.17万人。

  按说,潢川县农业产业基础不错。这里是全国花木基地县、中国优质糯米之乡、国家鸭肉质量安全示范区,全县有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97家,其中5家是上市企业。为何贫困村还喊缺产业?

  一是扶贫产业难选。

  贫困村大多基础差、发展难。县农办副主任闻志刚分析:“县里的贫困人口主要在平原垄岗区、低洼易涝区和丘陵偏僻区,土地贫瘠,非旱即涝,增收困难。”

  有的产业门槛高。龙头企业华英农业,有“世界鸭王”之称,公司年产鸭苗1.5亿羽,屠宰樱桃谷鸭2.1亿羽,华英鸭在国内外市场响当当。可养华英鸭投入大、技术要求高,大多贫困户够不着。公司副总经理范俊岭说:“现在一个养殖小区,要养两三万只鸭子,都是标准化管理,投入至少得两三百万元。”

  有的产业风险大。花木是潢川的传统产业,培育了二三十年,种植面积发展到26万亩。然而,这几年全国花木行业过剩、价格走低,对当地花木影响不小。一位基层干部说,前些年市场火的时候,光打零工、从地里往外扛苗子,两三个月就能挣万把块钱,现在许多苗木都不好卖了。

  二是贫困户难带。

  当前的贫困,致贫原因多样,贫困户千家万户情况不同,把他们黏在产业链上不容易。

  一些企业说,农业产业发展不易,扶贫产业更难。许多贫困户年龄偏大、文化素质不高,只能干技术含量低的活。而且农业产业本身就势弱,利润不高,带上贫困户难。

  有的贫困户能力弱。万营村63岁的李士洲,2012年做胆肝结石手术花了十六七万元,现在还背着5万多元的外债。因不是鳏寡孤独,没有纳入低保,而手术后他基本干不了重活,家里的4亩地流转给别人,每亩一年300斤米,生活艰难,老伴无奈去外地捡破烂。

  有的贫困户负担重。油坊村钟安木热,74岁的婆婆身体多病,小叔智障,干不了活,老公在外地打工,今年活不好找,上半年才带回家4000多元。她自己也想就近打零工,可照顾老人和两个孩子,抽不出身。

  县里提出目标,到2017年底整体脱贫,许多基层干部坦言压力山大。完成脱贫硬任务,千方百计上产业成为共识。

  经过调查摸底,万营村103户贫困户中70%家有劳力,发展产业不缺人手。“短短两年时间,必须上短平快项目,还得效益高。而且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李向阳说。

  万营村选择了两个扶贫产业:一是发展香菇。“当年建、当年投产,见效快。”二是种植栝楼。“栝楼又叫野葫芦,果、皮、仁、根都能入药,在安徽那边亩收入在5000元以上。”李向阳说。

  油坊村发展起一个香菇产业。今年夏天,村里试着引进大户种莲藕,塘挖了,藕种了,技术没过关,最终赔了。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