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林花卉

滥采野生杜鹃为何屡禁不止

花卉报 2017/11/28 责任编辑:三农B2B编缉

 

  去年易花道创始人万宏在微信公开呼吁抵制野生杜鹃,得到业界热烈响应,到《中国花卉报》社发文《野生杜鹃暴露资源保护危机》,成为热点文章,“野生杜鹃”这一横空出世的花材,在行业认知中已经和“滥采”、“濒危”、“抵制”等划上等号。然而,即便舆论压力如此之大,记者却遗憾地发现,行业微信群中,依然不乏“执着”的商家不断发送“大兴安岭杜鹃干枝条鲜切花”的售卖信息。近日,在“中国插花花艺大讲堂”群,林业系统专业人士忍无可忍直接怼回商家:“说了几年保护野生资源,不用野生杜鹃枝条插花,竟然还卖?”将这一尖锐话题再次抛到了行业面前。

   

  大兴安岭杜鹃

 

  那么滥采野生杜鹃为何屡禁不止?记者深入采访林业专家发现,滥采成本低、监管不到位以及巨大的市场需求,共同促成了野生杜鹃枝条的不断交易。

  进入售卖大兴安岭杜鹃切枝的微商城,“10扎180元,一扎45枝左右大枝,10扎非偏远地区包邮。”售价远低于正规渠道市场切枝。为何可以如此低价出售?因为“山民进山采伐,直接出售,基本没有种养成本”。

  这一判断是基于专业知识。杜鹃科植物生长非常缓慢,如果人工种植后作为切花使用,年限长,成本高,是很难赢利的。可以说,只从定价这一点上,商家标注自己“人工种植,不会破坏环境”的说法就完全是悖论。与之异曲同工的是,不少商家还特意标注“政府扶持”字样,更显荒谬。如果是在政府扶持之下合理采伐,大兴安岭林业主管部门首先会进行林业资源评估与产品合理定价。政府对产品合理加价,旨在于赢得利润之后,回馈到当地野生资源保护中,成为森林管养经费。所以,没有经过加价的杜鹃切枝几乎直指监管缺位。

  而随着中国传统插花的兴起,木本枝材市场产生了巨大的需求空间,杜鹃是中国传统十大名花之一,到一定的生长年龄,它在前一年夏季实现花芽分化,第二年开花,在花芽分化后到开花前采切枝条,以干枝状态运输,水养一段时间开花,在木本枝材市场严重缺货的情况下,它确实是传统插花的理想素材。

  在超高的性价比与巨大的市场需求之间,毫无疑问产生的是不可抵挡的市场交易,再加上网上商城、微商城大量建立,产品输送变得前所未有的快捷,引发林业专家焦虑“野生杜鹃虽还没达濒危,但已经陷入危机了”!

  那么在这一危急情况下,相关人士应该如何作为呢?

  首先,当然是政府相关部门履职。保护林业野生资源,需要相关部门出台政策法规,就好像渔民出海捕鱼必须依照国家法规,休渔季渔船不能出海,林业野生资源利用的道理也是一样。在有些林业野生资源丰富的国家,会按照季节、划分片区来采伐。采伐多少,怎么采伐,都有政府规定。采伐后政府指导售卖价格。所得利润一部分补贴山民,一部分补贴为林业管养经费。

  其次,大兴安岭的山民应该有环境保护意识,保护好家乡的山山水水,虽然中国有句古话叫“靠山吃山”,野生杜鹃资源不是不能采伐,而是要合理采伐,可持续性采伐,让绿水青山可以永远成为金山银山。

  再次,鲜花行业相关部门应警惕滥采野生林业资源造成对种植业的冲击,呼吁从业者抵制滥采的野生花卉资源。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花艺从业者应该树起最后一道屏障,坚决抵制滥采野生花卉资源。花艺从业者师法自然,善待自然界中一草一木,野生杜鹃资源珍贵,只有对此心怀敬畏,才能创作出真正美丽的作品。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