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蔬菜

多地春耕遇“肥贵”种粮户犯愁!真正原因是什么?

农资导报 2018/4/8 责任编辑:三农B2B编缉

 

  春回大地,从北到南,各地农民开始忙于春耕。受成本上涨等因素影响,我国化肥价格持续上涨,多地出现“肥贵”现象。局部地区化肥库存紧张,生产企业开工率不高,导致春耕化肥供给呈现结构性供应偏紧态势。

  业内人士建议,化肥涨价增加了农民种植成本,建议短期以保供应稳价格为目标,确保春耕顺利展开,适时投放国家淡季商业储备化肥,同时开辟进口渠道,利用国际市场资源解决国内阶段性问题。从长远角度来看,仍要继续推进供给侧改革,完善市场诚信体系,健全金融支农体系,为企业和种植大户“输血造血”。

  多地春耕遇“肥贵” 种粮效益令人堪忧

  春耕时节,黑龙江孙吴县农资一条街的农资店陆续营业了,种粮大户李明走了一圈,发现今年的化肥价格相比去年出现了大幅上涨。“这个磷酸二铵多少钱一吨?”“3200元。”“尿素呢?”“2100元。”李明对比去年的价格发现,磷酸二铵每吨涨了300多元,尿素涨了400元左右。

  黑龙江省孙吴县某农产品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王跃龙说,化肥不仅价格上涨,供应也比前两年紧张,由于合作社用肥量大,购买需要提前预定,今年种粮成本明显上涨。

  王跃龙:“往年都是秋季购买来年用的化肥,可是去年秋季却没有预定上。从去年秋季化肥价格就出现大幅上涨,合作社用肥量大,往年都是直接和山东、贵州等地化肥厂家联系,减少中间流通环节,节省一部分成本,可去年和厂家联系时,价高且不说,还都没有货。”

  王跃龙算了一笔账,仅一袋50公斤的尿素,就比去年涨了10元钱,合作社有6万多亩地,化肥成本比去年增加了近20万。

  王跃龙:“以前这个时候化肥都堆满了仓库,今年还没订上,眼看就要春耕了,过几天,再贵也得买。”

  在“鱼米之乡”洞庭湖平原上,化肥价格上涨也引发了种粮大户们的担忧。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钱粮湖镇种粮大户姜林今年种了300多亩水稻。

  种粮大户姜林:“这两天算了一下,按这个价格买农资,种粮成本起码要多二十多元一亩,本身每亩利润就不高,今年粮价后期预期还不太看好,真是很担心。”

  姜林表示,虽然有猪粪、有绿肥,但是不能完全替代化肥,一是肥力毕竟不如化肥见效快,二是运送粪便、绿肥也需要大量人工,成本也高。

  长江流域的重庆、湖北、江西等省不同程度地遭遇了化肥价格上涨的困扰。杨永智是湖北省一家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他所在的合作社总共种植了3000多亩耕地。时值春耕,合作社育秧工厂已经一片繁忙,对化肥的需求量也逐日增加。

  杨永智:“一吨尿素每吨比去年涨了600元,复合肥每吨也涨了200到300元。粗略计算,每亩成本要增加10多元接近20元。不仅化肥,农药也普遍涨了15%。”

  多名业内人士介绍说,受多重因素影响,去年下半年以来,我国多地化肥市场价格一路上涨,尽管中途国家发改委等部门下发通知,要求化肥价格保持稳定,但随着用肥季节的临近,化肥价格又进行了新一轮上涨。

  中华全国供销总社农资局局长李殿平表示,2018年全国全部口径的化肥总量,比去年同期减少600万吨。总之,春耕期间还是处于偏紧的状态,省一级企业库存相对比较充足,基层库存的下降幅度比较大,货源总体很紧张。

  多重因素相叠加 供应偏紧价格涨

  价格高、总量少,问题还是出现在供需关系上。生产、供销企业均认为,政策优惠逐步取消、相关行业出清影响待消化,是导致本轮化肥价量异动的根本原因。

  去年以来,在供给侧改革推进的大背景下,影响我国化肥市场的因素均出现新变化。受煤炭、天然气、磷矿石等原材料供应紧张和价格上涨,化肥落后产能退出进程加快等多重因素影响,2017年化肥行业开工率持续处于低位,化肥产量同比减少。此外,2017年,我国全面推进冬季清洁取暖,大力推进“煤改气”工程,入冬以来,天然气供应紧张局面日益突出,“气荒”导致西南省份气头化肥生产企业大范围停产。

  李殿平介绍称,环保高压态势的常态化,也将进一步促成行业产能的整合,并在一定时期影响化肥企业开工率。

  企业经营风险进一步加大,江西等部分地区出现批发价和零售价倒挂现象。此外,化肥产业利润率不断下降,“以尿素为例,100元收入中仅有几块钱的毛利润。”李殿平认为,行业普遍叫苦的低利润化将严重影响产业健康发展。

  投放淡储稳价格 适时进口增供应

  为应对当前和即将到来的春耕高峰,业内人士建议,首先要保证供给、稳定价格。据农资流通协会介绍,去年我国淡季商业储备化肥仅有450万吨,在国家有关部门的科学研判和支持下,2018年追加了550万淡储计划,且分为两批进行落实。李殿平认为,有了这些储备,今年春耕保供整体可期,但是投放时机要灵活、科学选择,以发挥淡季储备最大的保供稳价功能。

  其次,基层不储肥呈常态化趋势,省级淡季商业储备制度应发挥“压舱石”和“蓄水池”作用。湖南某农资公司董事长聂志军表示,国家化肥淡季商业储备制度自2004年建立以来,在缓解化肥常年生产、季节性使用矛盾,保障春耕化肥供应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湖南这样基本依靠外调的省份,如果没有淡季储备政策或者淡季储备不足,仅仅依靠春耕生产时的化肥调运明显不够。

  第三,适当开辟化肥进口渠道,利用国际市场资源解决国内阶段性问题。据介绍,为了保障国内即将启动的春耕用肥需求,在国内尿素市场货紧价扬的形势下,今年2月,我国从巴林进口了4万吨大颗粒尿素。

  这是自2003年以来,中国时隔15年再次重返国际尿素市场,第一次整船进口尿素到国内。李殿平说,这是探索通过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交互调剂,来改变国内阶段性供应不足、保障国内化肥平稳供应的有益尝试。

  此外,提供运力保障,严厉打击假冒伪劣农资入市。化肥生产出来还要运输到各基层网点,化肥的运输主要依靠水运和铁运。聂志军等人建议协调航运、铁路运输企业在春耕备肥期间优先支持化肥及其生产原料运输需要。

  业内呼吁,在行情高涨的春耕期间,防止假化肥、假农资流入市场,出现坑农害农的事情,希望相关部门采取农业执法大队定期全面检查方式,杜绝假冒农资流入市场。

  农业农村部种植业司司长曾衍德表示,对春耕用肥要监管也要提效。

  农业农村部种植业司司长曾衍德:“春耕生产是用种、用肥、用药高峰期。今年,尿素等农资价格上涨幅度较大,相应增加农民生产成本。针对价格上涨的情况,一方面要加强市场监管,努力保证春播农资供应充足、价格稳定。另一方面,要大力推进化肥农药减量增效,重点是推广高效新型肥料、机械深施、种肥同播等技术,还要推广高效低毒农药、生物农药,开展肥料统配统施、病虫统防统治等社会化服务,提高化肥农药利用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