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热点

从“动批”疏解看北京市西城区“红墙意识”里的责任担当

中国农业新闻网-农民日报 2018/4/17 责任编辑:三农B2B编缉

 

  小摊位迎来“大变身”

  ——从“动批”疏解看北京市西城区“红墙意识”里的责任担当

  裴逊奇 本报记者芦晓春

  疏解!疏解!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北京接过的一张最高级别的动员令,它由习近平总书记亲自发出。

  在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实践中,“动批”可谓标志性工程。35万平方米、1.3万个摊位、3万多从业人口的“动批”市场何去何从,备受社会各界关注。

  “动批疏解,不仅仅是一个业态的疏解,而是一个产业链的转移,这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西城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总指挥孙硕一言蔽之。

  “动批”疏解几乎汇集了北京“瘦身”过程中必然要面对的各种普遍性问题,本身就是一场探索“疏解功能谋发展”的生动实践。历时两年多,西城区用“红墙人”的责任担当,终于啃下这块最难啃的“硬骨头”。如今,“动批”迎来“腾笼换鸟”后的新生,一个全新的北京金融科技创新发展示范区展露雏形。

  不符合首都功能新定位,疏解是“动批”唯一出路

  “动批”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起源于一批路边服装小摊位。这种地摊式的“马路经济”让许多外地商贩淘到了在北京的第一桶金。

  从最初的野摊,到大棚、进厅,再到上楼,“动批”一路高歌,人气越来越旺,2000年左右陆续聚集了金开利德、众和等十几家市场。花花绿绿的服装,既时髦又便宜,“动批”声名远扬,一跃成为北方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

  不过,买卖风生水起,周边环境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人多、车多、货多,无照经营现象、假冒伪劣商品时常出现,黑物流、黑车抢生意等治安案件常有发生,各种负面问题层出不穷,每年这一地区的投诉量都在大幅上升。除此之外,消防隐患等潜在的危机时时压迫着管理部门的神经。

  数据显示,“动批”年均给西城区带来经济效益约6000万元,但政府支付的管理费用年均超1亿元。 

  显然,“动批”的存在与首都功能定位越来越不相符了,整治迫在眉睫。2013年12月3日,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正式成立。但是在当时,说“动批”要调整,那是极为敏感的,所以连指挥部的名字都巧妙地避开了“动批”“调整”这些字眼。毕竟30年的历史、8座大楼、12个市场、4万个商户的营生,要动这么多人的“奶酪”,谈何容易!

  就在区领导和指挥部的同志们困惑“动批”的整治该如何推进之时,2014年2月25日-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考察时明确提出“四个中心”的城市功能定位。不久后,中央出台《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纲要》要求,要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

  中央对北京市的功能定位既是力量,还是旗帜,也是规矩,有了明确方向的指引,“动批”治理的目标一下子就非常清晰了,那就是疏解。

  从2015年开始,牵动上万人心的“动批”疏解工程正式拉开了大幕。

  面对疏解的千辛万难,想方设法啃下“硬骨头”

  在谈到“动批”疏解过程中都经历了哪些时,孙硕回答:难,真难!“没有人会轻易相信一个庞大的市场群说疏解就能疏解掉。起初,从产权方到市场方再到商户,没有人会理你。”

  疏解难,首先就难在利益关系复杂。动批一共有12个市场,产权方各不相同。孙硕解释说,“动批”的房子是由产权方把房子租给市场方,市场方盖完楼后再租给承租方,承租方又分租给个体商户,商户又层层转租,中间的利益关系错综复杂。

  所以,疏解最难的是商户要求的利益最大化和对疏解的不理解。孙硕告诉记者,与拆迁不同,政府在疏解中并不是法律关系的主体,而是产权方和承租方解约,承租方又和市场方解约,市场方再和商户解约。因此,疏解难就难在需要政府出面,紧紧抓住各方的手,协调各方关系,平衡各方利益。

  在某种意义上,疏解就是一场舍与得的战斗。“舍”到谁的头上都会有阵痛,商户们隔三差五就会跑到指挥部去反映诉求,情绪激动,场面激烈。为了提高接待商户的效率,指挥部创新建立了四方会谈机制,产权方、市场方、商户以及指挥部各派代表坐下来,面对面地解决问题,座谈会上经常火药味十足。

  与此同时,西城区城管、工商、消防、公安、安检等部门协同作战,拆除违规广告牌,大力整治黑车,取缔无照商贩等,让各方意识到政府对“动批”市场转型升级的决心。此外,为了坚决守住疏解工作维稳底线,西城区还利用新闻发布会、致广大“动批”商户的一封信、广播、公益广告、悬挂标语等形式,宣传中央的大政方针,营造疏解氛围。

  “动批”的疏解并不是把商户们一赶了之,为了给商户们找到好的下家,指挥部的工作人员最多时一个月走访五六个外地市场。他们跑遍了河北、天津,精心挑选了十多个市场供商户们挑选。为了让商户们走得好,在每个市场解约的现场都会有法律咨询、工商、税务等职能部门组建的临时工作组,耐心解答问题并办理相关手续。

  实际上,“动批”疏解工作是打出了一套“组合拳”,经济手段、行政手段、法律手段、人文关怀等综合推进,攻克一个又一个“碉堡”。针对“动批”存在的产权方、市场方不同,以及房子的性质各不相同的复杂问题,指挥部采取“一楼一策”、创新实践,用创造性模式打开疏解局面。

  “任何一个市场,产权方、市场方和商户,都是从不理解到理解,从不支持到支持,这个过程非常艰苦,但最终大家基本形成共识,疏解是大势所趋。”指挥部副总指挥李云伟说。

  有了共识,也找到了症结,找对了路子,困扰“动批”疏解的矛盾就迎刃而解了。2017年,“动批”疏解进入收官之年,捷报频传。11月30日,“动批”最后一个市场东鼎市场的落幕,标志着西城区打好了以“动批”为代表的区域性批发市场和专业市场疏解的“收官之战”。

  “腾笼换鸟”大变身,描绘“动批”新蓝图

  曾经的“动批”市场摩肩接踵、摊位繁杂,疏解完成后这样的喧嚣已经不复存在。道路整洁宽阔,车辆顺利通行,这片土地以崭新的面貌呈现于世人眼前。

  “面子”光鲜了,“里子”也有了“新料子”。曾经充斥着小摊位的“动批”,如今变成了高大上的写字楼。

  在“动批”疏解中,“天皓成服装批发市场”首个撤牌,一年之后就完成了大变身——当年的“韩国城”如今已成为“宝蓝金融创新中心”,1万平方米的办公区目前已出租八成以上,既有无人机企业,也有互联网金融企业。走在静谧、优雅而又充满现代感的楼道中,已很难将这里与曾经档口林立、逼仄难行的服装批发市场联系在一起。

  “我们就是要通过‘腾笼换鸟’升级改造,集中力量做好‘白菜心’产业,走出一条减量发展、瘦身健体、提质增效的新路。”李云伟激动地说,“动批”腾出的空间首先用于优化首都功能、改善人居环境、发展与首都定位相匹配的产业。

  新“动批”正在描绘一张新蓝图。“动批”区域北接中关村、南临金融街,区位优势明显,位于中关村科技园的重要组团之间,具备科技创新的产业基础,具备融合科技与金融的潜力。

  “未来,我们将以‘动批’北京金融科技创新发展示范区的崭新形象出现,着力培植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科技创新前沿展示和以区块链技术为代表的创新金融服务沃土,吸引中关村、金融街乃至更大范围内的高精尖产业在区域内融合发展。”孙硕充满信心地表示。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相信不久的将来,一个充满新活力和新气象的“动批”将成为展现大国首都魅力的新窗口。

回顶部↑